来中国读MBA的外国人



来中国读MBA的外国人

清华新闻 青年参考 2002年11月20日

李利群

许多中国学生不惜花大价钱到国外去拿MBA学位,因为在许多人眼中,海外MBA的“含金量”要大大高于“国产”MBA。可是,也有一些海外学生到中国来拿MBA学位。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的IMBA(国际MBA项目)今年就招收了20多名外国学生。

他们为什么选择中国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MBA培养办公室主任钱小军博士介绍说:“我们并没有在海外进行招生宣传,但今年仍有30多人申请来读我们的MBA。”在这些人当中,相当一部分有华裔背景,他们想在将来毕业以后,从事与中国相关的经营活动。

11月初,记者在清华经管学院,采访了几位来中国读MBA的外国学生。

郭永亮的中文说得不错,来清华之前,他已经在中国语言大学学了一年汉语,考试他拿了8级。我问他汉语8级是什么样的水平?他说:“听、说基本过关了,但大段地写还不行。”

郭永亮之所以来中国读MBA是觉得公司以后会把发展重点放在中国。他刚刚考完GMAT(管理学研究生入学考试)的时候一心想去美国商学院读书,后来到北京一看,觉得这边的机会更多些,就选择了清华。他说:“在开学前我还挺担心语言问题。开学以后,我觉得还不错。这里的老师虽然大多是中国大陆的,但他们大都有海外求学的经历,而且拿的是外国博士学位,中国同学的英语程度也很好,我觉得比香港那边的学生强。这样我就放心了。”

他说,在澳大利亚时,生活的内容比较丰富,而在这里生活节奏比较快,工作压力也大,没有那么多时间做其他的事情。“我的中国同学都很用功,他们好像都有早睡早起的习惯。以前觉得他们可能会与我有很多不同,现在看来也没有什么。我们用英文上课,但课堂讨论用中文,我记笔记用英文,写作业用英文。一堂课会有5—10%的中文听不懂。最近我买了本《孙子兵法》准备仔细研读。以前跟香港的朋友们在一起,对中国历史理解得不深,谈得也少,大家总是谈生意、谈经济。来这儿以后,有的老师会在上课时引用《孙子兵法》里的东西来比喻做生意,我觉得他说得很好,也想好好读读它。”

饶忠明是新加坡华人,2001年被新加坡国际企业发展局派来清华读MBA。饶忠明说,我的单位派我来是想培养一批了解中国的人,在中国与新加坡之间架起一座桥梁。我离开学校已经有7年了,重新回到校园,我觉得收获很大。这里IMBA的课程80%是用英语讲的,老师的水平也很高。中国的学生刻苦认真,我很佩服他们,从他们身上我了解了很多的中国的文化。比如在分析企业案例的时候,在谈判的时候,中国学生的谈判方式是不直接回绝对方,而新加坡的商务习惯比较西化,比较直接地切入正题。

在记者的采访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位老师推门进来笑着对我说:“还有一位加拿大的同学也想说说,能不能再多采访一个?”于是,庄雨亭来了。他对我说:“你想问什么我都可以毫无保留地告诉你。”我们一下谈了两个半小时。

外国学生的建议

庄雨亭在多伦多上的大学,学的是统计学和精算。他兴趣广泛,还搞过舞台剧,又学了半年的专业摄影。1998年他到香港的一家电视台工作。“读MBA一直是我的梦想,正好知道了清华与MIT(麻省理工)合办MBA项目,我觉得它确实不错,就来了。以前,一位哈佛毕业的老教授曾经对我说过:人一生中的安排可以是这样的,23—24岁大学毕业,在30岁以前应该尽量尝试各种自己有兴趣的行业,去多方感觉,开拓眼界,‘Make all mistakes you need, learn all you have to learn from the mistakes, and get ready at30’(犯你可能犯的一切错误并从中得到教训,在30岁的时候准备好),这样你的成本比较小。清华的MBA还在成长阶段,它是年轻的,是不够好的,将来会更好。我想我的选择是没错的。”

记者问他:“那你觉得清华的MBA哪些方面还不够好呢?”

庄雨亭说,经管学院是商学院,但工科大学的教学习惯对它还有一定的影响。从工科向商学院转型需要一定的过程,比如,工科学院重技术,重概念,而商学院重宏观,重方向。还有,与企业的联系不够紧密,比如与企业见面,到企业实践的机会不多;不同班级,不同学科间的沟通也不多。像一些外国学校,学生可以联合注册开公司,还能得到一些创业资金。

另外,新项目推动制度不够完善。比如这里没有医疗 MBA,有的学校就能很快地建立专业,找到导师,但这里一些新推出的项目往往因为人手不够而搁置。

美国的一所好大学,校友的捐款很多,哈佛就有信托基金专门给学校捐款。我们没有大力推行捐款制度。校友联系得不够广泛。学校要是有时间有人手建立一个旧生联系制度就好了。

还有学生宿舍不够好,图书馆开放时间不够长,很多好大学的图书馆是24小时开放的。图书馆应该有更多近期的外国杂志,特别是金融杂志,不能依赖清华的主图书馆。可以找人捐书,丰富的图书资料可以使学生的视野更开阔。

记者问他:你对中国同学有什么看法?

他说,我觉得中国的学生深而不广,爱学习而不爱做别的事情。我刚刚听了MIT老师的一个讲座,说MBA学生的时间应该分成三份:一份给学习,一份搞学生活动,另一份用来提升私人生活,发展其他兴趣等等。但要做到这些非常的难。我的中国同学都是经过MBA联考进来的,淘汰率很高,他们中很多人已经习惯了用90%以上的时间和精力来学习。让我感到开心的是,我的同学不会因为竞争而闹矛盾。

庄雨亭还说:我们来这里读两年MBA,机会成本是100万人民币:12万元的学费,加上每月5000元的生活费,加上损失的工资。最少的年薪也有十几万,再加上离职两年损失的晋升机会,总和大约是100万。这么大的投入,为什么还来呢?一类是家里有企业在中国,读完了MBA就接收企业。他们属于华侨企业家的第二代。另一类是搞金融的,公司要在中国开拓业务,如果请外国人,不了解中国情况,请本地人呢,又不能同国际接轨,所以就自己就先把自己本地化了。第三类是我这样的,要靠MBA转行,同时又看好大中华市场,希望将来在中国的企业做到高层。

向国际标准看齐

据钱小军博士介绍,中国MBA入学考试是非常严格的,清华大学的录取率也很低。往年的入学考试非常不利于外国学生,学校按照对待港澳台学生的标准对待外国学生,要求他们用中文答题,对他们来说难度太大。

今年,他们改变了招收外国学生的方法,可以选择中文考试,也可以凭GMAT成绩报名,学校采用国际通行的方法来招生,当学生的GMAT成绩达到要求以后,即可参加英文面试。清华经管学院的要求是,外国学生的GMAT成绩最好在580分以上,同时还要有3年以上的工作经历。外国学生在清华读两年MBA,学费一共是12万元人民币(不包括生活费以及少量的注册费用)。

外国人来中国读MBA,是否意味着中国的MBA教育已经得到国际上的认可呢?钱小军说:“坦率地讲,我们的MBA教育还没有达到世界知名的程度。”

单从GMAT成绩上来看,满分是780分,上北美名校MBA的GMAT成绩一般需要600—620分。清华大学希望在最近几年,在MBA教育中提高外国留学生的比例,以加快清华MBA教育的国际化进程,所以并不设GMAT成绩的最低线,平均GMAT成绩比北美名校低一些。

钱小军说:“我们希望扩大IMBA国际学生的数量比例,希望招收的学生来自世界各地,而不仅仅是亚洲地区和华裔子弟。”当然,增加国际学生的同时,也给学校增加了压力。比如,以前老师用中文上课就可以应付,有了外国学生,这样的状况就不能够继续下去了。在1996—2002年间,清华经管学院共派出29名教师前往麻省理工学院进修,有30多名教师参加了哈佛商学院的各种高层管理培训项目。同时,学院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也常年保持教师互访合作。

MBA教育在中国仅有10年多历史,大规模发展也就是近五六年的事情。清华大学是最早开设MBA的学校之一,招生规模是最大的,目前MBA在校生1800多人。

客观评价MBA

“MBA热”持续了这么多年之后,许多人已经开始对MBA教育进行反思。随着美国安然公司、世通公司的假账丑闻被揭出,有人开始质疑MBA和MBA教育,认为他们培养出来的CEO既不会做人,也不会做企业。

钱小军认为,MBA教育不是万能的,毕竟MBA在校学习的时间仅有两年,不能要求他们经过两年学习就成为一个优秀管理者,应该允许他们有成长的过程。MBA本人也要正确地看待自己,虽然读MBA的学费很高,学生投入的成本较大,但毕业后不一定马上就能收回成本、实现利润。有的人眼高手低,对自己估价过高,是不明智的。积累管理经验,脚踏实地地做事,才是现实和明智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