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国青:以信息重塑信心



陈国青:以信息重塑信心

北京现代商报 2003年03月26日

 

    没有人否认,在信息化的路程上,中国企业正在与外资企业逐渐拉大距离,原本已经被缩小的经济差距,将在信息领域重新被夸大。清华大学经管学院常务副院长陈国青教授认为,如果中国企业不迅速实现自身的信息化,将在新一轮的短兵相接中丧失掉起码的信心。

    4月份,清华大学与哈佛大学合作的高级管理课程——《信息时代的管理》就要开课了,这是中国目前为止水平最高的企业家研修课程。届时,来自哈佛与清华的顶尖教授,将与中国的顶尖企业家们共同探讨信息化的问题,信息管理专家陈国青教授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信息化——摆脱技术层面

记者:有人说,信息时代是一个充满重组的时代,您如何看待?

陈国青:信息化已经脱离了技术层面,深入到管理层面。信息时代的企业有很多的变化,企业用好的信息技术支撑,以保证竞争优势。但就在这个过程中,企业的模式发生了变化,比如说企业过去习惯层次性的模式,报告是层层上报的,企业领导也习惯手下有人不断汇报。信息化时代给企业组织结构带来的一个变化是企业不需要什么事情都像过去一样,都要自己来做。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企业可能感觉不到时间和空间的差距,这就导致了传统企业的边界发生了变化。过去要求有厂房、有设备,现在业务都可以外包。过去需要自己买、自己造,现在可以通过投融资、重组等,可以有更多的操作手法。

记者:在您眼中,企业的信息化有几个层次,中国的企业处在哪个层次上?

陈国青:信息化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把企业的业务自动化。比如原来是搞机床的,现在搞数字机床,税务或银行,需要把流程实现自动化。我们管业务信息化这个层次叫做ERP(企业资源计划),ERP就是在业务层次上的信息化。

第二层次是分析层次。比如通过财务报表看到财务状况很好,但为什么会很好,原因何在。这个层次很多国内企业也在做,比如财务控制,通过分析知道是什么环节、什么产品导致了问题出现。

第三个层次是决策。做一个决策时,关心的问题是环境的变化,比如竞争对手、政府、行业、合作伙伴、客户等。

通过大量的国内企业走访,我了解到国内企业信息化水平非常不平衡。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的全面差别在于第一层次,就是业务信息化还比较弱,这就导致其信息化很难在分析和决策层次上发挥更大的作用。

将欲取之,必先与之

记者:在社会上已经形成一种普遍的看法,清华与哈佛的管理项目收费高得惊人,五天的时间就爆出天价,您是怎么看待课程的成本与收益的?

陈国青:中国市场太大,我们的投入也非常大。前期投入,即写案例,每个项目都有十多个案例,每个案例都由双方的教授带着小组来开发,走访很多企业,这些企业可能在国内有很多点,甚至在海外有点,双方教授可能都要走访。哈佛的教授也都要从国外飞过来,这些费用好量化。但如果说清华教授讲课值多少钱,哈佛教授讲课值多少钱,这些就很难量化了。清华经管与哈佛为课程做了大量的投入,没有双方学院的大投入,这个课程很难启动,学费是不够的。当然我们也可以简单化处理,找些课程、教材、教授,用这两个学校的名字也能做个班,但这就不是清华、哈佛项目所追求的了。所以这些钱一定要花,案例一定要开发,企业一定要走访。开课期间的运作成本相对这些前期准备和投入来讲是很低的。

记者:信息化到底能为企业省多少钱?

陈国青:这是企业家们经常问到的问题。由于信息融合,我们很难分清企业发展的哪一部分是由于信息化而导致的。企业通过信息化,使得企业敏捷性加强,也就是说适应变化的能力增强了,这点非常关键。企业主动信息化是要提高敏捷性,被动的角度说,是其合作伙伴、客户都信息化了,它必须也卷入全球信息化这个潮流才可能保持竞争优势。信息化是一种环境,迫使企业必须信息化。

一说信息化,企业家们就想买软件、投资硬件、雇佣技术部门等,似乎是个成本中心,效益好像没看出来。这几年我们走访很多企业,就是想看信息化究竟给企业带来什么作用,作用可能是显性的,也可能是隐性的。大企业如中远、神州数码,纯业务部门如深圳证交,技术对它是战略性的。

民营企业是

信息化的急先锋

记者:清华与哈佛的管理课程中,似乎更多地关注国有大型企业和外资企业,是否对民营企业有所忽视?

陈国青:实际上从去年开始,班里的民营企业领导人开始逐渐多了。高级培训项目和地域有关,民营企业主要集中在长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而我们的课程在北京,不能兼顾。不过,从去年开始,我们也有意识地扩大民营企业的比例,目前已经超过了1/3。民营企业的问题与国企、外企都不同,他们非常迫切要了解目前成熟的模式。现在,民营企业家的家业非常大,都是打拼出来的,每个人都非常有才华。不同类型的企业在一起可以很好地交流、碰撞。

记者:民营企业在信息化的过程中,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

陈国青:民企将是信息化的急先锋。与国企相比,民企比较容易变革。在信息化过程中,民营企业领导人的思想工作做好了,就会很容易。而国企就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制约。在课程中有一个案例专门会讲到四种企业的特点和问题,战略型企业,转型型企业、工厂型或知识型企业。在细化问题时会提供一些建议,哪些可以外包,哪些自己做;哪些事领导层做,哪些事操作层做。关于谈判问题,学员也可以根据自己是哪个类型的企业,采取相应的策略。